扫雷群二维码发布分享平台

HOTLINE

客服QQ 66666
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扫雷群二维码发布分享平台网站!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九个关于家族微信红包群的小故事

文章来源:    时间:2019-10-21

 
九个关于家族微信群的故事

 

 

读者朋友们,今天是正午话题的第一期,关于“家族微信红包群”。

之所以想到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们经常收到来信,讲自己家族里的烦恼,这让我们很好奇。按理说,给正午写信的基本是年轻人,又按理说,年轻的一代已经不再生活在家族里了,所以,我们是不是想错了?还有多少人还在家族关系里?又跟亲戚们相处得如何呢?

我们又想到,也许很多人离开了家乡,和家族的联系主要通过微信红包群——比如正午的编辑们就是如此,尽管我们常常怀疑亲戚们背着自己又开了一个红包群——所以想针对这个又新又旧的现象,听听大家的故事。

在我们收到的信里,有各种关于家族微信红包群的小故事,看起来熟悉又真实,我们选了其中九封,跟大家分享。

 

1、都是晒小孩,大人那点破事太无聊了

 

正午:

 

你好。我父亲姓王,所以我家微信红包群取名老王家,家里无线网络也是这个名字。

 

红包群里有我父母,我的三个亲姐,我外甥和我。微信红包群是个好东西,至少于我们家是。我的姐姐都嫁人的,大小姐姐在附近,中间的姐姐嫁到德国沃尔夫斯堡。大姐三个孩子,二姐刚生完二公主,很顺利,很可爱。小的姐姐下个月生产,应该是随我姐是个不太闹的孩子。

 

我的父母只会看微信,不愿意学习说话或者写字,有事就打电话。我跟你着重说说我二姐的大女儿,名字叫董恩雅,真是可爱得要命啊,很闹,爱折腾,天地都不怕,应该是随我姐,从小就爱探索爱尝试新鲜的。恩雅给我父母带来最多的快乐和惊喜惊吓。

 

其实我家微信红包群,主要是我姐的孩子的内容,这样就很好啊,大人那点破事太无聊了。倒是没有网络上的那种特别惊奇的对话,都是生活日常,平淡又美好啊。

 

王程

 

2、专属于中老年的祝福动态图,有玫瑰,有烟花

 

正午:

您好。写这封信的时候外面的天阴沉的厉害,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

现实生活的家族,相信很少有生活在一个大房子里的吧。为了求学,为了工作,为了糊口,很多家族都已经演变成若干个散落在各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小家庭。是的,我们家就是。

为了跟上时代,老家在前年安上了宽带,我和相距600多公里的老爹还有祖父祖母总算能够视频,然后在那个热热闹闹的年夜饭后,我们家也建了一个家族红包群。刚开始是为了发红包抢红包,到了后面这个红包群也自然成了我们“顾氏家族”日常沟通联系的一个渠道。

从建红包群到现在,家里添了新成员—我的女儿,刚满一岁。每当她学会了一个新技能,比方说会坐了,会笑了,会爬了,会走了,我都会在第一时间发布,随后便是我妹,我姑,还有我婶点赞评论。随后便少有动静,在某个清晨,换季,或者过节时,我的姑姑会时常发一张专属于中老年的祝福动态图,图上会有玫瑰,会有烟花,会一闪一闪,会亮晶晶。

两年多了,家族红包群仍只有9人,慢慢的应该会增加,等我堂弟上大学,等我表哥成亲……红包群大概只增不减,但实际的家族人数却不能保证。今年秋,祖母病逝,20余年的糖尿病,肚子上满是打胰岛素的针眼,最后见她的一面,眼中满是疲惫。也许逝世,也是一种解脱。丧礼过后,阴雨连绵。在老家休了半个月,我才回城上班。

刚落笔的天,是A4纸的白,此时此刻,已是铅灰。然后便是深灰,灰暗,黑暗……

但黑暗中总有灯火,灯火背后是万千家庭。灯火会灭,但光明不会。

Skye

 

3、爷爷蛮德高望重的!

 

致正午故事:

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用邮箱写信是在何时了,好像是在大学。那会,还收到过高中同学发来的毕业告白(害羞)。

如今我刚过了29岁,结了婚也即将迎来第一个宝宝。虽然是在计划外,但好像已经慢慢地接受,并开始期待。

我有4个家族红包群,分别是娘家人红包群、婆家人红包群、爷爷那辈开始的大家族红包群、外公那辈开始的家族红包群。

红包群里最活跃的实属我的妈妈和爷爷。每天早上妈妈都会在娘家人红包群、爷爷辈红包群和外公辈红包群里发送一张关于“早上好”的表情,即使没人回复她也乐此不疲。当然我们一开始也是会接龙似的用属于老一辈的表情包回复“早安”。而我的爷爷,自从教会他使用微信以后,每天傍晚都会准时在红包群里发送语音,内容是他的一些朗诵、佛经和佛曲。一开始我们也都会在红包群里回复他,发送关于“赞”的表情包。渐渐地也都没有听他的语音了。但爷爷还是会坚持每天发送,偶尔夹带些鸡汤似的文字。

爷爷在我们村里算是小有名气的。具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他年轻时是村里小学的老师。爷爷写了一手优秀的毛笔字,自学了很多种乐器,到现在也经常会约几个老友来家里共奏南音。退休后他也在我们那片比较出名的一座寺庙中工作过。村里很多人办喜事或者丧事之类的都会来找他算日子。总之是蛮德高望重的!但最令我触动的是他对奶奶的感情。

退休后的爷爷经常会带着奶奶出去旅行,拿着相机的他每次都会拍出几千张照片并且全部洗出来(很多都是重复的)。去哪里他都爱牵着奶奶的手一起。真的像对女儿般疼爱。只是几年前奶奶因高血压得了中风后,爷爷因为看她做康复心疼,便让奶奶卧床在家,但却导致奶奶一直卧床不起到现在。后来爷爷突发胃癌动了手术,消瘦了好几圈。之后爷爷的性格变了许多,我也有点难以捉摸。

很抱歉聊着聊着就说到了我爷爷的故事。但是我们的家族红包群让爷爷找到了新的乐趣,也增进了整个大家族之间的感情。尤其是除夕那晚的抢红包环节,应该是每年红包群里最活跃的时候了!

请原谅我这封可能有错别字和语序错误的来信。

祝安好!

HOLMES.

 

4、即使通常都是鸡毛蒜皮,大家也总会讨论不休

 

正午:

 

你好。

 

我们的家族红包群,指的是我们家和三个姑姑家所有兄弟姐妹的红包群。这个家族红包群的名字是以我奶奶的名字命名的。曾几何时,奶奶还在世时,就是我们整个家族的粘合剂,虽然她逝世已有四年了,但她的名字依然每天出现在微信谈话列表的最顶端,提醒着我们,那不可分割的血缘亲情。

 

说来奇怪,我似乎很少从别人那儿,见到像我们这个家族一样紧密联系,互相关爱的表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家族红包群里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话题,哪个人发生了什么事,即使通常都是鸡毛蒜皮的生活琐碎,大家也总会一起讨论不休。在闲暇的日子里,大家也总是想办法聚到一起,从学生,到工作,到现在红包群里大多数表姐妹表哥都已经结婚,为人父为人母了,我们的家庭成员在不断增加,但不变的是大家之间的亲密。

 

虽然这样的亲密,有时难免也会带来负面的东西。在内心深处每个人都有不愿意被窥探的一面。每个人看似平静美好的生活底下,也许总有暗涌在翻腾。但我们总是极力去掩饰,只愿意把体面的展示出来,即使内里已经斑驳不堪。这时候家人的关心常常会让人透不过气,而大家暗地里不可避免的互相比较,也总让人感到沉重的压力。

 

但不可否认,我仍然对我的家人们有着不可舍弃的眷恋和情感。在我内心深处,清楚地明白无论到怎样的境地,总有一红包群人是真挚地为我好,心里记挂着我的喜怒哀乐,时刻准备着以他们小小的力量,帮助我,真心期待我过得幸福。

 

这就是家人存在的意义吧,虽然总有无法避免的龃龉,但与这份情意相比,微不足道。希望我们都能越来越好吧,即使到了五六十岁,也别忘记那些日日夜夜一起陪伴成长的日子啊。

 

希望正午的大家也越来越好。

月子

 

5、抢红包

 

正午,你们好呀。

记不太清家族微信红包群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4-5年前吧,那时候我刚上大学,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微信号,过了一段时间就被我表姐拉进一个微信红包群里。

我们家位于那种十八线小县城,当有这样一个家族微信红包群出现,两代人之间的距离,亲戚之间的距离就这样缩小了,平常大家的联系变得更多了。像我妈,她是那种很省的人,平常打电话说不了几句,她就要挂了,说是怕浪费电话费。自从有了家族微信红包群后,我经常看见我妈还有我几个姨正在语音通话中,这在以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还有过年的时候,大家吃完晚饭,坐在那休息,然后开始一起在微信里发红包、抢红包,场面也很热闹,特别有小时候那种抢红包的感觉。

以上就是关于家族微信红包群的故事啦。

走走停停

 

6、我想和父母成为朋友,可是怎么也做不到

 

正午你好,

 

刚才特意看了一下我们家的微信红包群,一共有十七位成员,都是来自我外婆生育的五个女儿所组成的家庭。我很少在家族红包群里聊天,属于只看不说类型的。只有他们发红包的时候我才会积极参与,捞个几十块钱晚上好去撸串,只不过这样的好事只限于特别的日子,而且再过两年我也就大学毕业了,再也不好意思理直气壮的占便宜了。

家族红包群最近总是在晒娃,因为我的一个姐姐才生了小孩。上一辈因为小孩的话题聊得很开心,我的另一位姐姐也以专家的口吻品头论足。我喜欢看他们聊天,不过我不愿意参与进去,因为我一旦加入,他们就会拿我开玩笑,催我找女朋友,还给我各种建议。我不愿听这些,真搞不明白大人为啥变得这么快。上高中的时候坚决不让谈恋爱,一上大学就翻脸不认人,难道我们一个暑假就长大了吗?要接过传宗接代的使命?还好我父母不会催我,我爸告诉我看到合适的就可以去尝试一下,但是一定要认真对待感情。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呵呵,好像偏题了。红包群里还喜欢晒旅行或是好玩的照片。但是我好像真没看到过谁在上面寻求情感上的帮助,以及生活方面的问题。难道悲伤就不能好好地分享吗?我总找不到发泄坏心情的途径,没有人教过我该怎么办。他们总会教育我们坚强,勇敢,顺带加一句“好孩子,不哭”。可我有时候好想哭,只是不知道怎么哭出来。

父母总是教育我如何生存,而不教我如何生活!我想和父母成为朋友,可是怎么也做不到。我们的关系不差,只是不知道如何好好的交流。

我昨天下午五点左右给我妈打电话。她开口就问我吃饭了吗。我知道,她也知道,我不会这么早吃饭的。而我也只能问问她家里忙不忙,天气怎么样。我告诉她我们课不多,很闲,很无聊。她也只是告诉我有时间好好学英语。我站在图书馆外面苦笑。我的好妈妈呀,我很高兴和你通电话,哪怕好像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你在等我的电话,只是还没想好说些什么。

不好意思,又跑偏了。打扰了,正午,我很高兴写下这封信,写信的感觉很奇妙,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

风窝

 

7、一个微信编辑的妈妈的修养

 

Hi 正午,

很开始在这个周六工作日给你写信,关于家族微信红包群,其实本来是很普通的汇集各类危言耸听传言、不转不是XXX的地方,但是最近我换工作变成微信编辑了。我妈,一个从来不在红包群里发声的人,会蹲守我的每一篇推文,然后分享到红包群里,一开始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文字,后来直接转发,最近她觉得阅读量不够,也发现了“在看”这个功能,然后就号召大家转发、评论点击在看。很可惜的是,红包群里那些蹦出来发不转不是XXX的亲戚,忽略我妈的号召,一个都不出现,我妈的战斗力又起来了,直接艾特红包群主:你为啥不带头转发。好佩服这些水红包群的亲戚,如果是社交强迫症的我,肯定要发个表情包出来比个赞,不过,世界还是一片安静。我只是觉得我妈妈好可爱,会认真写留言,如果入选,就好兴奋地截图给我看。

祝你有一个心情愉快的一天!

Best,

Yumi

 

8、亲戚的债务

 

刚被拉进“*氏一家亲”红包群时,猛然见到那么多远近表、堂兄弟姐妹姑嫂婶姨的那种开心是真挚的、发自内心的。

这些人都是我打小时候就认识的。

早先,我们乡下家族观念非常强。一个村庄,一门姓,不管出没出五服、不论亲疏远近,逢年过节、婚丧嫁娶都要往来走动,(包括嫁出去了的老姑娘,小姑娘)。这就形成了一张庞大的亲戚关系网。

我们每年都会有机会因各种不同大、小事情加上逢年过节,小聚或大聚。守望着彼此的成长。也有一些比我们大的表、堂哥和表、堂姐结为夫妻,即所谓的“亲上加亲”。也有一些同龄亲戚,因家离得近成了同学。

后来,打工潮流来了,我也长大了。我们那里的年轻人都一窝蜂地外出打工了,包括我自己。大家差不多都像失联了一样。最初的几年,大家还会在过年时走动走动,再后来随着打工的年数越多,越来越忙,大家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甚至几年都见不上一面。

所以,进红包群后,那种:“哇!大家都在”!的感觉真的很开心!红包群里的气氛高涨,互相问侯,谈天说地,开心与忧愁,互相取笑儿时糗事,发红包,诸如此类。我是属于话比较少的人。

没多久,热情慢慢消退,很少有人再开口,很多人直接就再也没说过话了。再开口闲聊的,也都是些不咸不淡的玩笑话,有时甚至让人感觉不阴不阳不那么和谐,意味复杂。深深的距离感。

开始有人叫我“富婆”。嗨…我也无意于去说看起来体面表象背后的艰辛,而且我也并不富有,大家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

开始有人向我借钱,或多,或少,我一一满足。还的,不还的,还了又借的,都有。因为我不想被人说成六亲不认。

有次,我在理发店洗头时,有个远房表弟,发了段他唱歌的语音。我一时嘴欠就口开了句玩笑:别老是唱这种口水歌啊,也唱点别的吧。不知道为什么,他异常生气,直接骂我:“日你妈!你有钱了了不起了是吧,你能什么啊……”。说实话,我被骂懵了!长这么大都没被人这样骂过!因为我基本上算是个处处与人为善,说话都不会大声的人。莫名其妙!想起当年,他妈妈一个电话来说他开店需要点钱时,我二话没说把我省吃俭用下仅存的全部家当两三千块钱,没犹豫就打了过去。十多年过去了,他从来没有提过还钱,我也从没打算要过。一时很难过,眼泪不争气流下,理发店的姑娘问我好好的,怎么哭了啊?

默默地,我退红包群了。

第二天,他妈妈打电话来替儿子道歉,又哭诉他们这么多年有多么多么不易,两个孙子都没钱上学了,靠她在学校帮着烧饭来偿还学费。我让她给个帐号,打了点钱过去了。她说了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来:“如果我这么多侄男侄女都像你就好了!”…大家都活得不容易啊,凭什么啊!再后来,第二年的暑假,她突然一个电话打来,说她来了我们这个城市,让我去车站接她。果然,和我想的那样,来借钱。说儿子好吃懒做,招摇撞骗,不管自己的老母亲和两个娃的死活,眼看大的上高中了,没钱,让我借三年的学费,这次会给我打借条。我直接拒绝了:“要借也该是你儿子亲自来借啊,且不说你一把年纪借了怎么还,你这样纵容儿子,好吗?我不会和你一起去纵容他,那是害他!”。我自己也有两孩子上学,我负担也很重啊!她走了,我给了她1000块的路费。实在是不忍心看她流泪的样子。唉…

第二次我又被拉进了红包群,因为一个亲戚病了。

他危在旦夕,家里孩子又多,实在没钱治了,亲戚们商量着凑钱。我满感动的,关键时候亲戚终归是亲戚啊!能尽点绵薄之力也是个安慰。

因为我刚好和这个亲戚也是同学,他们让我在同学红包群里进行募捐。我有心帮忙,但真的很纠结,又无法拒绝,最终还是做了这件事,事后觉得自己欠了太多的人情。

他们还弄了个轻松筹,让大家滚动发朋友圈。同样,我是有心去发,但真的很矛盾,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说,感觉像是在乞讨,很难受。看到我朋友圈里的朋友们捐款时,我内心非常的不安,我是个很不好意思开口说谢谢的人,因为我觉得那两个字太过轻飘飘了。不过在这里,我要真诚地对我的同学们和朋友圈的朋友们说声:“谢谢你们了!”,即便他们根本看不到。后来,我在红包群里对亲戚们说,我不发朋友圈了,我的朋友们都看到我发的了,再发几遍我真的做不出来。

这位亲戚最终没能被救下来。

办丧事的时候,我没有回老家,红包群里有些亲戚他们之间是近房嫡亲的回去了。于是,有人在红包群里发一些,那个亲戚家人哭的场景,孩子们烧纸钱磕头的场景。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忍无可忍,就说:“你们发这些来让大家围观吗?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真的合适吗?”,你来我往,说了几句后,我就再也不想在这红包群说任何话了。

某天,终于,我又悄无声息地退了红包群。

 

空山贱人

 

9、最后送上一首诗

 

我爱我家

家里有个红包群

爸,妈,和我

红包群名毫不意外地

和某臭名昭著的房产中介撞车

爸和妈常常无视我

“晚上几点回来?”

“我出去吃饭,豆角洗好了”

我也乐得悄悄窥探俩人的生活

后来妈总是在红包群里发

微信读书的分享链接

其实没啥,主要封面是大冰

令人不适

另一方面

我早已不再用这个软件

没法帮妈完成分享

心里的愧疚慢慢变成了烦躁

我和妈说

妈我不用这个软件了

我妈回复我说

“我发一下能续命,答题呢”

入了秋,气温跳水

妈在红包群里问我

用不用再弹一床棉被给我

我说不用,被子还好的

地铁人真多

前面胖子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

手机又震了几下

打开软件

眼见着妈撤回了一个大冰

再网上看

是刚刚话题的尾句

“哦,妈怕你冷”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座机:客服QQ 66666    手机:客服QQ 39860072
Copyright © 2002-2017 扫雷群二维码发布分享平台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技术支持:红包群    ICP备案编号:ICP备212315号